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随笔

如今的日子比月饼甜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8年08月09日

   我的童年时代是在建国初期的互助组合社时期度过的,那时,国家比较穷,农村更穷,过八月十五吃月饼,对庄户人家来说是件奢侈的事。我还不记事的时候,父亲就去世了,家里上有老下有小,光是一家老小的生计就很窘迫,怎舍得买月饼。 每逢中秋节,母亲只买二斤月饼,先用来走亲戚。月饼传来传去,包装纸透了油,月饼也磨得脱了一层“皮”,剩下个月饼切成小块全家分着吃。家乡的月饼做的是大个的,一斤称两个,每年都先孝敬爷爷奶奶个月饼,留个在八月十五晚上,供养完天地后再切开分享,每年只吃到一小块,觉得月饼来得不易,十分珍贵,吃一口,甜一年,也想一年。

  记得我七岁那年八月十五,傍晚,母亲早早把院子打扫干净,将水果、花生、月饼等装上盘,摆在供桌上,点上香,“祭月”。月光下,小院里青烟袅袅,更为月饼增添了不少神秘色彩。它与初升的月亮相辉映,照亮了我童年的眼,也照亮了万家团圆的影子。我和弟弟围着桌子转来转去,馋得像小猴子见了大蜜桃,一会儿伸出小手去摸下苹果,一会儿又去摸下月饼,但被母亲轻轻地拍了拍桌子,我就乖乖地把小脏手缩了回去。

  等月亮挂上树梢,母亲、哥哥、弟弟和我全家四口人围着桌子坐下来,母亲拿刀在月饼上切两下,一个月饼就切出四等份。母亲先把月饼递给哥哥,我和弟弟就迫不及待地抓起一小块月饼,先看看别人的,总觉得自己的比别人的小。我们吃着月饼,赏月。月亮很圆,天上没有一丝云彩,月明星稀,凉风习习。月饼真甜,吃在嘴里,甜在心上。虽然日子过得很清苦,每人仅仅分到了一小块,但已是心满意足了。庄户人家就是这么容易知足,小时候就常听母亲说:知足才能常乐啊!吃完月饼,偎在母亲的怀里,缠着她讲故事。母亲指着天上的月亮说:“你看月嬷嬷上有什么?有玉兔,有嫦娥。”我问道:“嫦娥是谁啊?”母亲答道:“是后羿的媳妇。”我又问道:“她为什么不下来和家人过节吃月饼?不想家么?”“她偷吃了仙药就下不来了,成了神仙。”母亲答道。“成神仙有什么好处,能吃到月饼么?”母亲不耐烦地说:“你就有个猪心眼,光知道吃,和你说多了,你也听不懂。”后来才慢慢懂得了八月十五是我国的传统节日,还有很多来历呢!月中还有悲欢离合的故事和凄美的神话传说……

  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一晃几十年过去了,母亲离世也有 26年了。每逢八月十五,我就想起母亲那瘦弱的身躯,慈爱的目光,苍老的双手。她老人家给全家分吃月饼的情形历历在目,像发生在眼前一样。想着,想着,不知不觉,泪水就流到嘴里,感到无比的辛酸。母亲啊,您要活到现在该多好啊!如今,您的儿子已经能挣钱了,能买好多精美的月饼给您吃,可怜天下父母心啊……

  今年中秋节前,我回了趟老家,看望年迈的老舅。在巨野县城里,一家银座大超市的柜台上摆着各种各样的月饼,当我看到当年在家吃的那种大月饼时,感到非常亲切。本已选购了多种月饼,又买了二斤大月饼。老舅见我给他买了那么多月饼,不仅不高兴,反而责备我说:“发啊,怎么还不知道过日子?我已经 91 岁了,不要为我瞎花钱,只要见到你们的面,比什么都好,比吃什么月饼都高兴!”我说:“舅啊,你吃不了就留着做个纪念。你年年都看着儿女们孝敬你的月饼,这就是福气啊!”老舅让我吃,说实在的我已多年没吃过家乡的大月饼了,也很想尝尝现在的味道,于是我就掰了一小块,放在嘴里慢慢地咀嚼着……

  月饼还是当年的那种月饼,怎么如今就不是当年那种味道了呢?只觉得,过去的月饼比日子甜,而现在的日子却比月饼甜。(胡玉发 2014年9月19日刊发于山东法制报)

关闭
版权所有: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32396号
地址: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中华路1399号 电话:0530-5321021 邮编:274000